當5G來敲門:基站進小區難 物業索要30萬"協調

“8月開始向上報5G項目,沒想到的是,大約100個項目報上去,只有2、3個被批下來”,9月3日,對經濟觀察報稱,5G商用牌照發放,他們本以為時機終于到了,但開展建設后,卻發現是另一番景象。

高波是北京一家通信技術公司的項目經理。他所在的公司被業內稱作“二級運營商”,一邊承接電信運營商和中國鐵塔在北京的移動通信基站建設任務,另一邊洽談北京醫院、高校、商用寫字樓及居民社區等機構的5G網安裝業務,并最終完成5G基站施工建設。

高波稱,“北京是首批5G覆蓋的中心區域,但相比4G初期,這一波5G建設顯得更冷靜”。5G正在諸多動力的推動下快速在中國數十座城市鋪開,但是影響5G落地進程的關鍵基礎設施——基站——卻被擋在了一些“大門”之外。

基站是一個包含無線接入網、核心網及相關支撐系統的完整技術體系,也需要更多配套和供應鏈的成型。室內基站的主要設備是室分系統和小基站,它們分布大型場館、寫字樓、醫院、高校、醫院室內,大部分被嵌入在距地面一定高度的墻上或天花板上,由于信號覆蓋能力和穿透能力的區別,理論上5G需要數倍的基站才能達到目前4G的覆蓋程度。

影響5G落地的阻力包括市場、技術成熟度等多種因素。

9月6日,北京分公司(下稱“北京移動”)對經濟觀察報回復稱,在落地5G的過程中,發現一些此前沒有遇到的難題,它們影響到了5G的整體建設進展、規模,對后期5G的發展運營也有著直接的影響——其中不僅包括5G建設基站建設的協調、基站用電成本的高漲,還包括垂直行業落地需產業鏈協同難。

北京移動表示,“很多業主對5G有誤解”。而經濟觀察報在采訪中也發現,開發商和基于經營的角度,也有自己的考量,需要權衡諸多利弊。

成為阻礙的不僅有市場方面的原因,也有技術方面的原因,比如能耗過高。一位來自中國移動的人士曾對經濟觀察報表示,運營商考慮到節省電費,雖然北京市的一些區域布置了5G基站,但部分時間段并沒上電。此外,5G基站如何進入室內也是一個難點,高波也發現,上報的大部分未批項目都屬于室內建設,而室內節奏的放緩也超出了他的預期。

GSMA(全球移動通信協會)大中華區技術總經理劉鴻分析,5G室內基站在原先系統內很難工作,多方機構正努力推動室內系統的升級,目前縱覽各家公司的技術方案有一些新的嘗試,但大規模部署確實需要一點時間。

高波稱,從基站的選址、進場、談合同、施工,每個環節都充滿著瑣碎問題,但卻是5G落地前不可避免的,有的問題在4G進場時也出現過,它們和運營商的規劃、用戶的態度和技術的進展有密切關系。

5G施工隊的煩惱

高波所在公司的施工隊伍,是開展建設以來,第一批做5G基站生意的人。

根據不同安裝場景,基站可以簡單分類為宏站、微基站、小基站和室分系統,有多種形態。較為常見的是,那些矗立在大街小巷基站塔頂部,通常掛著幾個灰白色的方形盒子,而那些分布大型場館、寫字樓、醫院、高校室內的室分系統,大部分被被嵌在墻上或天花板上?!?G商用牌照發放,我們本以為時機終于到了,于是四處尋求商用寫字樓和小區物業資源并洽談5G建設,希望趕在同業者之前談成更多項目,并早日報給運營商”,高波對經濟觀察報表示。高波的公司在北京有數十家同業者,在高波看來,由于技術門檻并不高,行業競爭激烈。

高波回憶4G建設初期時,公司生意紅火,往往很快得到運營商的審批,然后運營商派自身設計院前往進行站址勘察,選址后就會和機構簽建網合同并施工,面對商用寫字樓和居民小區,高波做一筆訂單只需要一個月時間。

訂單是高波和同事們的重要收入來源,然而現在,當他們籌備5G建設時,他所得到的回復往往是“暫時不建”、“等待規劃”等。

不過,按照運營商的規劃,今年底三家運營商公司將在全國范圍內建設13萬5G基站,其中中國移動規劃5G萬臺、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各自規劃4萬臺。

北京是首批5G建設的中心區域,根據北京通信管理局數據,預計今年底全市建設5G基站超過10000個。截至7月底,鐵塔公司已完成建設交付5G基站7863個,運營商開通5G基站6324個。

根據北京移動9月6日對經濟觀察報提供數據,公司已在北京建設完成近4000個5G基站,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尚未公開北京5G基站數量,但根據9月10日雙方公布的《5G網絡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協議書》,雙方將在北京以6:4的區域比例合建一張5G網。

在整體推進的背景下,5G基站的初期建設有所側重。北京移動表示,布局原則是重點熱點區域優先建設,從室外到室內,今后會根據用戶及市場的需求部署5G網絡。

上一篇:2019全球未來出行大會|北京星云互聯科技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COO石勇:5G時代的車路協同,讓未來交通更智慧
下一篇:中國聯通為全國兩會新聞中心提供5G應用服務
周口| 海西| 鄢陵| 任丘| 绵阳| 台中| 临海| 抚顺| 图木舒克| 万宁| 神农架| 晋中| 遵义| 清远| 桂林| 乌海| 朝阳| 任丘| 宝应县| 铜陵| 白山| 眉山| 滨州| 深圳| 玉林| 洛阳| 营口| 洛阳| 吉林| 辽阳| 果洛| 巴彦淖尔市| 阿克苏| 黔西南| 德州| 塔城| 宜都| 洛阳| 如东| 吉安| 常州| 海拉尔| 茂名| 驻马店| 济源| 宿迁| 宁夏银川| 张北| 图木舒克| 晋中| 宜都| 玉环| 兴安盟| 甘孜| 马鞍山| 忻州| 扬州| 泗洪| 莱州| 禹州| 九江| 黄山| 朝阳| 江苏苏州| 芜湖| 寿光| 吕梁| 佳木斯| 安康| 白城| 黔西南| 丹东| 安吉| 北海| 塔城| 沧州| 东方| 鹰潭| 灌南| 榆林| 天门| 大同| 天长| 灌南| 神农架| 镇江| 甘孜| 辽源| 天水| 临汾| 高密| 松原| 泗阳| 鹤岗| 海丰| 东营| 文昌| 焦作| 迪庆| 东阳| 南充| 福建福州| 赤峰| 鸡西| 山东青岛| 普洱| 临夏| 台中| 邳州| 启东| 改则| 林芝| 简阳| 韶关| 连云港| 招远| 金坛| 燕郊| 锡林郭勒| 大兴安岭| 乳山| 邹平| 中山| 毕节| 丹东| 安庆| 东方| 通辽| 芜湖| 克孜勒苏| 改则| 甘南| 舟山| 三沙| 克孜勒苏| 七台河| 泗阳| 咸阳| 玉林| 延边| 宁夏银川| 招远| 临海| 安康| 馆陶| 玉环| 和县| 邹平| 新疆乌鲁木齐| 河南郑州| 河北石家庄| 伊春| 保山| 长垣| 项城| 巴彦淖尔市| 黄山| 德清| 咸阳| 包头| 湘潭| 益阳| 醴陵| 六盘水| 泗阳| 云南昆明| 聊城| 绥化| 嘉善| 鹰潭| 株洲| 德清| 遵义| 泰安| 通辽| 乐平| 新疆乌鲁木齐| 仙桃| 荆门| 信阳| 娄底| 辽源| 赣州| 固原| 长葛| 公主岭| 毕节| 宁波| 安顺| 贺州| 海南| 聊城| 赣州| 定州| 甘孜| 宁夏银川| 中山| 张家口| 宁波| 滨州| 株洲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台北| 扬州| 克拉玛依| 石嘴山| 佛山| 安阳| 安顺| 景德镇| 桐乡| 甘南| 南安| 苍南| 平凉| 姜堰| 大兴安岭| 吉林| 湛江| 攀枝花| 台南| 许昌| 嘉善| 宿迁| 克拉玛依| 商丘| 日喀则| 高雄| 林芝| 三门峡| 海西| 乌海| 阿里| 新沂| 德阳| 保定| 凉山| 锡林郭勒| 双鸭山| 吕梁| 宁夏银川| 杞县| 吉林| 陇南| 兴化| 长垣| 朝阳| 广汉| 曲靖| 枣阳| 贵港| 蓬莱| 天长| 梅州| 文山| 大连| 双鸭山| 西藏拉萨| 平顶山| 洛阳| 神农架| 运城| 鹤岗| 建湖| 包头| 仁怀| 库尔勒| 克孜勒苏| 宝鸡| 铁岭| 文山| 孝感| 德清| 固原| 宿迁| 普洱| 喀什| 白银| 兴化| 镇江| 霍邱| 广西南宁| 宁夏银川| 枣庄| 保亭| 乌兰察布| 温州| 沧州| 厦门| 宿州| 红河| 海安| 驻马店| 金昌| 鄂州| 玉林| 海丰| 项城| 驻马店| 黑河|